最甜美的毒药

浅谈我眼中的寿命论

寿命论,多指二次创作,基于原设中人物不同种族的寿命差而展开的,无可避免的,一人离世,一人孤守的情节;亦或是趋向这种结果过程中发生的故事。这里所展开讨论的,则是东方同人作品中的寿命论。

 

说到东方同人作品,我开始接触很早(通过本子。。。(笑但较为全面的接触却很晚,亲身尝试参与也只是最近的事情,可以说还知之尚浅,这里所说的,不过是用来满足自我的梦呓般的文字罢了。

 

东方以其宏大的世界观,广博深厚的设定,吸敛了大量的同人创作,在这大量类型的作品中,寿命论题材的作品,宛如花园里娇艳滴血的玫瑰,吸引着许多人的目光,却又让采摘她的人流血。我被寿命论所吸引,大概也缘于这本质上的矛盾性和悲剧性吧;愈是使他人沉迷的事物,却伤害他人,痛苦自己,愈是显得凄美,愈是应当远远欣赏的事物,沉迷其中,为其伤害,愈是显得凄美,这美是描述加害者的,亦是描述被害者的。我总是觉得,这种人类本质的孤独很美丽,沉迷于欲望中的人类也很美丽(这又是另外一段话了。。。

 

在相对系统的了解悲剧作品之前,我对于寿命论的感受是那种道不清语不明的心情。。。但读过几篇孟实先生的文章,渐渐了解了悲剧的美,对寿命论的理解也加深了一层,无法抑制自己想要高声疾呼的心情。

 

寿命论,通过两人为世界分隔的情节表现了那种反抗命运,反抗时间而不得的绝望。人物的关系愈是亲密,阴阳两隔则愈加痛苦。东方架空的世界观拉开了我们与故事的距离,能够让我们对故事中的人物和情节进行清晰而理性的思考,因而悲剧也具有了美感,而非现实世界里相识之人离世给人带来的同情感和悲伤感。然而,寿命论又并不完全远离尘世,架空于世界:人类和吸血鬼、人类和魔法使、妖怪和人类、僵尸和仙人间注定的分离,亦是我们现实生活中不识之人意外的殒命,后生长辈不期而去,同窗亲友逐渐疏远,和相爱之人天涯两隔,和思慕之人咫尺千里  的怅惘的缩影。。。寿命论里,被留下的,是我们带着回忆空守时光的孤独;逝去的,是被命运分隔的永世不可再见的美好。字句画幅间,人们又能从故事中照见自己。浅浅的文字,引导人们的灵魂从自己筑起的被繁忙生活打磨光滑、被时间夯实的高墙的缝隙里徐徐流出,这种虚幻与现实交织的悲伤痛苦,恰化作那妖冶蔷薇上的艳丽血色。

 

同时,她扎根的土地又为寿命论的发展提供了丰富的积淀。作为三大同人之一的东方,历经时间冲刷而屹立不倒,一方面来源于神主所展开的恢弘宽广的异世画卷,另一方面则是丰富多彩的二次设定为为幻想乡补全了细节。然而,正当神魔共行,妖魔同道,人类与各种各样奇异的交集使人忘记了红尘凡世流连忘返时,寿命论将现世的惨白月光照进了大结界;手握命运却无法改变钟表,操纵人偶却无法阻止流星,窜梭空间却跨不过时间;将一切收容的梦之所却驶不过那条名为时光的大河。连虚幻之地都无法逾越的鸿沟,怎么不叫困羁现实的普通人扼腕叹息,哀叹蜉蝣须臾呢?

 

大概寿命论对我而言,便是一曲临渊伤怀,望洋兴叹,感怀咫尺天涯,哀痛沧海桑田的长歌吧。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