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ノ磐舟:

美少女表格画成东方版了
以及最近更图基本在twitter:@aibivy_ivy

素未蒙面,一无所知,但总感觉能像老友一样交流,大概是因为文章的魅力在于它是灵魂的交流吧。又或许是因为文章的作用在于自我欺骗与自我安慰?

一枕黄粱梦

朋友那天找我要影评之类的文章交作业,恍然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怎么写过这种东西。并不是不想写,而是看完电影、小说这些作品后喜欢自己回味。在自己抿足味道后,对作品的印象都已经模糊,只留下很感动这样的想法,自然就没有了自信去写什么影评。好在,二刷你名后,虽然说不上评论,但借着酒兴,尚且敢讲讲你名带给我的东西。


12月3日,和姐姐去看,不幸去晚了,坐在第一排靠边,不过我努力往后靠,也算是获得了不太糟糕的观影体验。走出电影院,姐姐对我说,除了柯南外从不看动画片的她,觉得不虚此行。

公交车站,我和姐姐分道扬镳,想起被记忆和东京分开的两人,望着城市昏黄的夜空,又想起了之前说要一起去看首映的朋...

总觉得,不写一点什么正经的文字,对不起看完你名的心情。。。

你以为羁绊是那个用尽全力都想要去传达的名字,恕我直言,人只会被生活冲淡年轻时的梦,然后在未来的某天里感到怅然若失,最后我们都迷失在城市的人流中。 

【海姬】 回忆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天狼:


    钥匙插进锁孔里转动,因为没有刻意放轻的力道而发出了在这静谧空间中说得上突兀的响声。
    钥匙的主人踏进屋子随手带上门,一边脱下鞋子一边暗自疑惑。
    西木野医生很少这么早就回家,不过同居人没有像往常那样迎上前来带着她那标志性的温柔微笑道一声:“欢迎回家。”,还是让医生很不适应。
    安安静静的屋子里只有钟表不紧不慢的滴答...

七律·晓美焰(其二)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镜音凛:



为报滴霖以海山,愿将逝事复回还。
驭驱坚盾流时滞,持握灵石病体痊。
万缕忧思盘蚁聚,千丝命路绕螺旋。
云烟犹记缘执念,掣碎圆环亦不惭。 




花店老板和她的工读生

不觉春晓:

隔了差不多快两年,完全没有写东西的想法,最近才终于有了这样的心情,补这么久以前的旧坑,也真是……幸好我最终还是想写完的,希望能把以前的脑洞都来好好地写一写。



第一章



早上七点,颜佳睁开了眼。刷牙,洗漱,喝了杯牛奶,吃了两片面包,踩着双七公分的高跟鞋出了门。



八点钟准时开了店。看了半个小时新闻,收拾了一下花店,九点开盘,买入了一只股票。



九点半,店里打工的伙计顶着鸟窝头睡...

最甜美的毒药

浅谈我眼中的寿命论

寿命论,多指二次创作,基于原设中人物不同种族的寿命差而展开的,无可避免的,一人离世,一人孤守的情节;亦或是趋向这种结果过程中发生的故事。这里所展开讨论的,则是东方同人作品中的寿命论。


说到东方同人作品,我开始接触很早(通过本子。。。(笑但较为全面的接触却很晚,亲身尝试参与也只是最近的事情,可以说还知之尚浅,这里所说的,不过是用来满足自我的梦呓般的文字罢了。


东方以其宏大的世界观,广博深厚的设定,吸敛了大量的同人创作,在这大量类型的作品中,寿命论题材的作品,宛如花园里娇艳滴血的玫瑰,吸引着许多人的目光,却又让采摘她的人流血。我被寿命论所吸...

记《绯红忏悔》一文

对于这篇文章不清楚之处还有许多

灵感来源是同人歌曲<苍月的忏悔诗>

听的时候不由得想到了这样一个问题——二小姐的能力是在成为吸血鬼前获得的,还是在吸血鬼之后获得的呢?


我对于吸血鬼概念的了解,是从《血族boodline》处开始的

先入为主的认为了吸血鬼有如下的特点:

害怕流水讨厌大蒜会被阳光烧蚀等常见特点

吸血鬼通过某种特别的仪式来增加吸血鬼,而不只是吸血

被吸血鬼看中的人可以通过被吸血鬼吸血而变成吸血鬼


在这个故事里,大小姐偶然发现了还是人类的二小姐,并最终把她变成吸血鬼,带入红魔馆。此时咲夜尚未进入红魔馆,只有帕秋莉陪大小姐...


  1/2